首页 > 美容 > 美发 > 内容

美发界也有“苹果”VS“小米”

发布时间:2019-05-10   来源:未知    
字号:

  4月20日,孙宇在阳光舜城的美发美甲养生综合店开业了。店面装修豪华,除了美发服务,还提供美甲和养生等服务。近年来,类似的美发综合店多了起来,还有美发店将美发与护肤相结合。

  与美发综合店相反,有的美发品牌在做减法:以“星客多”为代表的15分钟高性价比剪发,半年前获得了1亿元人民币融资。这两种看似截然不同的美发业态,各自有着怎样的生存逻辑?

  孙宇的店开在城区南部一条主干道的拐角处。4月23日上午,店里只有3名做美发的顾客,一楼的美甲和三楼的头皮护理、养生、酵素浴等区域,全都空着。“这是新概念的店,在日本和台湾地区流行这种形式的美发店。”孙宇更愿意将他新开的这家店称之为“生活馆”。按照他的说法,顾客在店里不仅可以接受美发服务,还可以头皮清洁保养护理、身体养生和酵素泡浴,孙宇设置了一块区域,供顾客喝茶聊天,“以后还会摆上佛像。”

  2017年底,孙宇琢磨着将美发与其他业态结合,“比如服装设计、咖啡馆、影像写真、养生、护肤、茶艺。假设顾客有一上午的时间,在这里染烫完头发,还可以护理头皮、美体、美甲,如果去四个地方,可能要花2000元,在这里1000元就够了。”在孙宇的设想中,顾客进来消费一圈,“精神抖擞地出去。”

  今年36岁的孙宇,2001年开始在北京学习美发。他表示,国内的发型师剪发的水平与国外差距不大,但多次感慨“美发行业的提升空间太大了”。他计划近两年在市中区和高新区各开一个2000平方米的美发综合店,培养顾客新的消费习惯。

  采访中记者发现,朝山街上的一家大型连锁美发店,也在美发的基础上加入了护肤和身材管理服务。而济南市至少有40多家命名为“护肤造型”的中小型美发店。

  “这个模式是以美发要高价、低价打折吸引顾客办卡,然后用美容高价销卡的商业模式,赢利点是以办卡为核心。”在一篇分析美发专业店与综合店区别的文章中,中国美容美发协会理事驰峰这样评价美发综合店。

  驰峰在上述文中表示,与普通美发店相比,美发综合店的规模与装修档次是优势,可满足消费者综合性服务的需求。但也有劣势,“投资压力大,员工须推销办卡,急需投资回报。技术方面,部分美发综合店不是比拼技术好,而是追求推卡。”“小而精”剪发“流水线”的快剪店和孙宇“就是要让客人

  在这里慢下来”的想法相反,近几年,有别于传统美发业的快剪出现了。“快发”提供10元钱10分钟的美发服

  务,成立于2014年11月,公开报道显示“4年开了800家店”;“星客多”同样不洗头不办卡,2015年1月成立,官网显示现在全国有82家门店。2018年10月,“星客多”完成1亿元人民币融资。

  这些快剪品牌店面不大,最大只有几十平方米,店内以剪发区域为主,以平价快速吸引顾客。男性顾客占多数。

  2015年前后,济南也出现了几家快剪店铺,开在超市出入口的角落,一般店内有一两名理发师。截至目前,快剪店在点评网站只有3条评价,其中2条对理发效果不满意。

  “这样的剪发模式,顾客群有限,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或比较讲究形象的人,可能不会光顾这种快剪店。”济南首席美发技师张中原说。孙宇有更绝对的评价:“必死无疑。”

  为了解决快剪不能洗头的问题,“快发”曾发明出了自动洗头机。10多年前,张中原还听说过卷杠机,“但每个人的头型、发质和发量都不一样,个体差异太大,程序化的东西不适合用在美发行业。”

  目前在济南,连锁美发店数量较少,比例不足全部美发店的一成。10店以上的大型连锁,寥寥无几。

  刘春生介绍,美发店有直营连锁、加盟连锁和特许连锁三种形式。“直营连锁是一个老板管所有分店,这种情况还可以加盟连锁需要一个专门的团队负责管理,但总店很难做到,这是一种比较失败且低级的连锁形式。前几年,济南的一个加盟连锁品牌,不停开新店卖卡,不管售后,店面维持不住关门,引发顾客投诉。特许连锁标准非常高,北京有几家,济南没有。”刘春生说,美发业不适合连锁的形式,“连锁只是品牌,但美发不可能标准化,个体技术特色太明显。”在美发行业,多数消费者“认人不认店”。

  孙宇则不这么认为,他在济南有七八家连锁店,“优秀的美发师单独去开工作室,顾客追随他去了,却没了大店里专门的服务员,享受不到原有的一些服务,会降低顾客的‘身份感’。”孙宇说,未来美发业会两极分化,以连锁店的形式为主,中小型美发店将消失。

  几名独自开店的美发师表示,以后美发业应该仍以单店为主,或几名发型师合作开店,“能节省一部分租金,但合作可能会引发矛盾。”

  在孙宇印象中,2006年至2009年期间,美发业开始流行股份制,以公司形式连锁扩张。“2013年前后,不同品牌的连锁美发店之间,互相挖人,有些乱了。”

  近几年,美发行业有上千亿元的市场规模,但鲜有上市企业。“财务不透明,办卡的模式导致美发店负债太高,未消费的储值金额都算负债。再就是从业人员的手艺难以标准化。”孙宇说。有网友认为,开美发店的多为个体工商,税收难规范。

  2011年,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称,美发业被认为没有技术含量,难以证明持续盈利性,也是上市难点。

  2016年1月,美发造型综合服务商东田时尚在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6月13日,该股票停止转让。(新时报记者杜林)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