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越早越好?日本专家:早期教育绝不是抢先

发布时间:2019-05-14   来源:未知    
字号:

  每年4月、5月,对于很多孩子正处于幼升小阶段的家长来说,注定是忙碌而焦虑的择校月。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如何做好幼小衔接阶段对孩子的培养规划,成为家长普遍关心的问题。

  每个双休日,父母们总是穿梭在各大培训机构之间接送孩子,乃至牙牙学语的孩子,也早早开始了接受“早教”的过程。在中国城市,这样的情景非常普遍,却也不是中国所独有的。“全世界都越来越重视幼儿教育,甚至有教育专家说,政府对教育的投入重点,应该更加前移到幼儿阶段,以便为制造未来的精英创造更多条件。”1948年出生的久野泰可,从事幼儿教育46年,一直在现场与孩子们接触,开发了100多种原创图书与教具,他所创造的教学方式被称为“久野教学法”。据说,日本每年产生的300多个进入常春藤名校的高中生,有一半曾在幼儿阶段接受过“久野教学法”的训练。

  “尽管没有统计,但有一个现象是,经过‘久野教学法’培养的孩子,大多数在成年后成了律师和医生。”近日来沪的久野泰可,将“久野教学法”中的经典图书《儿童思维训练365天》正式授权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虽然人们总是传颂“久野教学法”创造的升学和成才效率,但久野泰可强调:“早期教育绝不是将小学教育前移到幼儿园阶段。”

  对于早期教育容易进入的误区,久野泰可总结:“首先是抢先教育,将小学内容简单化,稀释一下,放在学前教育阶段;二是填鸭式教育,使用题海战术,让幼儿在反复训练中掌握答题技巧。”他认为,认知能力与非认识能力同样重要,而对孩子来说,父母用关心与爱创造的家庭学习环境是更有影响力的。“在家庭教育中,父母经常会把自己的孩子与其他孩子对比,认为自己的孩子不如其他人,这也是一个大忌。”在久野泰可看来,每个孩子在生长发展阶段都有自己的特点,截取发展比较慢的一段和其他孩子对比,是不科学的。

  重要的幼儿期到底应该学什么,怎么学?久野泰可的理念或许可以给中国年轻家长一些参考。

  久野泰可:我在大学毕业后就在东京涩谷一家教育机构工作,46年来一直在现场从事教学工作。

  托儿所里有男性教师进入是比较罕见的,在日本也一样。当时,日本小学开始出现了学生能力差异造成的断层情况,学校做了很多努力,但还是无法解决,慢慢的变成了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日本的托儿所和幼儿园都不重视思维能力的开发,主要是让孩子玩耍。孩子们的家庭成长环境不同,在家庭中接受的教育各不一样,从而造成了能力的差异,进入小学之后就出现了学习成绩的差异,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学校把问题推给家庭,认为是家庭教育的责任,没有从根本上找到对策。

  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一定要在现场与孩子们的接触中找到教育的方法,因此在大学毕业后就与大学几位老师合办了一个教育研究所,同时通过现场教学,总结经验。在当时的日本来说,我们的努力是比较早的,这也是我作为一名男性闯入幼儿教育领域最大的理由。

  久野泰可:日本目前的教育有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认为学科起步越早越好。“久野教学法”是在现场教学实践中不断总结出来的,其中最重要的理念是,幼儿教育不是小学教程的下放,不是强迫孩子做奥数之类的题目,而是教育他们思维的方法。

  我们所提倡的学前基础教育,是从孩子们的生活和游戏中,发掘不同的主题,选择与其月龄及发展水平相符的内容和方法来指导孩子。这种想法可能和时下流行的“早教”并不一样,并不是什么都赶早了就好,在幼儿阶段应该根据孩子们的发育特点提供与之相符的内容。

  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大人都无从选择,更何况孩子呢?有些家长现在习惯把手机扔给孩子,孩子一天到晚在手机中玩乐,这样的结果并不好。我们在教育中提倡事物教育的实践,对幼儿期的教育方法而言,孩子与实际事物之间的互动有多少,是最根本的。所谓填鸭式教育,就是单向地输入知识和信息,并把这种形式当成教育孩子的主要形式,但这样并不能真正培养和提升孩子的思考能力。尽量使用具体的物品来上课,让他们操作具体事物中学习,在错误中成长。其实,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吸取了皮亚杰、蒙特梭利等教育大家的理念。孩童的记忆力比较强,往往稍微教一些内容就能记住,然后转述出来,但如果是把小学内容前压到幼儿阶段,他们对这些内容的遗忘也是很快的。这一点,皮亚杰的认知理论讲得非常清楚,孩童的知识不是外部给予的,而是要激发他们的潜能,在反复摸索中获取的。现在十分流行的蒙特梭利教学则强调发动孩子的五官,通过对观察能力、触摸感觉的提升,培养儿童的思维能力。

  我们的另一个经验是对话教育。幼儿期教育的一个基本环节是,在让孩子们读写文字之前,能够听从指令,思考问题,并把自己的想法用语言进行表达。成年人往往习惯用试卷问题的回答程度来衡量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和成果,对早期教育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无论孩子是否回答对问题,如果他能将自己的想法用语言表达出来,那么大人就能知道他是如何思考的,并以此为依据提出适当的建议。把思考过程语言化,通过语言表达及互动能够提升孩子的思考能力,这是我们在40多年现场教学实践中所观察到和提倡的。

  久野泰可:AI智能时代到来了,未来,人类很多工作会被机器人所取代,在那个时候,人类还能发挥什么作用?这是眼下的教育必须考虑的问题。所有人都赞同,幼儿教育很重要,另外,思维训练应该重视,这一点也没有异议。但怎么对幼儿进行思维训练呢?这是我们花了40年多在现场教学中想要寻求的答案。

  自然测量、方位描述、数字概念、图形知识、语言表达、生活常识,这是在我看来幼儿需要涉及的六大领域学习内容。进入小学阶段后,最重要的两门学科是数学和语文,这在全世界都差不多。对幼儿来说,他们所接触的是生活。在生活和学科之间如何架设起桥梁?在自然测量、方位描述上发展出来的数字概念、图形知识,与进入小学后的数学学科是紧密相连的;而语言表达的能力则是从生活跃升到语文这个阶段必不可少的。

  对早期教育来说,强调幼小衔接是必要的,但必须符合幼儿的认知特点。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我认为,幼儿期最应该重视的思考方式是以下10项:认知事物的特征、比较若干个事物、按照某个观点排序、掌握整体和局部的关系、改变观点认知事物、理解事物的相对性、逆向思考、能把若干个事物当成一个整体考虑、寻找规律、能够通过A与B/B与C的关系推理A与C的关系。

  久野泰可:我认为,在同样的东亚哲学思想影响下,中日两国的教育理念没有本质差异,孩子的能力也没有差异。唯一有些区别的可能是,日本比较重视规则性的训练,强调团体性和集体主义。

  相同的误区可能也是用分数衡量孩子的能力。所谓唯分数论,在日本叫做偏差值,通过数值来衡量学生的高低。其实,对一个人未来的发展来说,认知能力与非认知能力同样重要。

  久野泰可:认知能力,主要是指回答试卷、应付考试的能力,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学习能力。但非认知能力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更为关键,那就是团队合作能力、与他人交流的能力、抗受挫折能力、失败了再爬起来的能力,也就是社会性能力。不光是书面知识、纸面答题,要真正能够分析问题、处理问题、解决问题。

  上观新闻:在中国,人们常常觉得,学前阶段的孩子负担越来越重了,大家都越来越早地站上了学习的起跑线。在快乐的童年和学习更多能力之间,能不能找到一个平衡呢?

  久野泰可:我们所说的抢先教育、填鸭式教育、题海战术,其实就是用不合适的教育方法压迫了孩子们的童年时间。另外,家长们还容易进入一个误区,那就是在家庭教育中,拿自己的孩子与其他孩子对比,常常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如其他孩子,因此感到非常焦虑。其实,每个孩子在生长发展阶段都有自己的特点,截取发展比较慢的一段和其他孩子对比,是不科学的。

  孩子在学习中必须快乐,才会有好的效果。有趣的教具、温馨的教育氛围都是让学习变得快乐的方法。家长要做的是为孩子提供快乐的学习氛围。就像蒙特梭利说过的,只有快乐才能集中,只有集中才能学到东西。现在,“久野教学法”的图书在中国出版了,但我希望家长们了解的是,这是一种纸面的练习,但我们的教学理念不光是纸面的练习。在家庭中,幼儿教育有很多方式,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间。我希望家长们能首先掌握正确的理念,再考虑把孩子送到什么机构,让他们做什么样的练习。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